<关闭侧栏

| 当前位置: | 主页 > 英语 >

中大教授苏锵逝世 一生“恋爱”两次 一世钟情稀土_广
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时间:2017-04-19 12:05 文字大小: 【大】 【中】 【小】 点击:
核心提示:刚到长春工作时,苏锵就接到一个工作任务:分离出独居石(稀土金属矿的主要矿物之一)中的钍,用作合成石油的催化剂。初出茅庐的他参加了从独居石提取钍和混合稀土的研究和建厂工作,所得的钍满足了锦州石油六厂合成石油所用催化剂的需要。 ●南方日报记者

  刚到长春工作时,苏锵就接到一个工作任务:分离出独居石(稀土金属矿的主要矿物之一)中的钍,用作合成石油的催化剂。初出茅庐的他参加了从独居石提取钍和混合稀土的研究和建厂工作,所得的钍满足了锦州石油六厂合成石油所用催化剂的需要。

  ●南方日报记者 吴少敏 通讯员 蔡珊珊

  中大校方表示,苏锵院士一生热爱祖国、忠诚于党的教育事业,为我国的稀土化学事业作出了卓越贡献。苏锵的逝世是我国化学界、教育界和中大的重大损失,对其逝世表示深切哀悼。

  我国是世界稀土资源储量最大的国家,稀土是极其重要的战略资源,但因其含有17种不同特性和用途的元素,需要较高的化学分离技术。针对这一难题,1958年苏锵研究和综合了分级沉淀、分级结晶、氧化还原等分离方法,分离了稀土中除钷和钪以外的15种镧系元素纯稀土。

  一有空闲时间就往稀土矿跑

  20元的皮鞋与百万元奖学金

  至今,苏锵培养了近百名硕士、博士和博士后,其中不少“苏门”弟子已成为国内稀土研究的中坚力量,中科院院士、中国科学院长春应用化学研究所研究员张洪杰是苏锵的得意弟子。

  翻开元素周期表,57?71号镧系元素占据一个特殊位置:化学性质相似的15种元素“挤”在一个表格中。在中国化学界,这个表格藏着一个故事。

  苏锵常说一句话,年轻人不仅要“青出于蓝胜于蓝”,还要“帅出于师优于师”。

  “苏先生只要有空闲时间,就往稀土矿跑。”王静说,他还几乎跑遍了包括美国、瑞士等国家的稀土矿和研究机构,正因为有这样的国际视野,他使我国稀土分离与提纯技术达到了世界先进水平。

  “苏先生勤俭节约,但对学生慷慨解囊。”王静说,苏锵时常在中大西门菜市场购买价格20元的皮鞋,一穿就七八年。2014年苏锵向中大捐赠100万元,设立“苏锵奖学金”,鼓励年轻学子珍惜学习机会,将我国的稀土研究做强做大。

  早期研究所的工作环境,使苏锵注重稀土的基础研究,也注重与产业紧密对接,主动打通产学研“最后一公里”。

  苏锵,1931年6月出生于广东广州,1948年-1952年先后就读于中山大学、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的化学工程系。1952年-1999年在中国科学院长春应用化学研究所从事稀土研究工作,其中1995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。1999年转入中山大学化学系工作。

  前几年苏先生到医院检查身体的故事,令很多学生印象深刻。他从医护人员那里了解到,医院用于早期发现和诊断重大疾病的医疗器械PET-CT价格非常昂贵,每台器械价格达3000万元,患者检查一次要花上近万元,主要材料是稀土。身体检查结束后,他立马召集了团队与医院对接,希望研发国产PET-CT,降低患者费用。

  晚年苏锵担心奖学金不可持续性,担心稀土研究“后继无人”。因此,苏锵与王静签订委托合同,由他负责管理奖学金,以后可继续委托给下一位老师管理。王静坚定地说:“我们将增强基金的理财功能,做大奖学金,必定不负先生所托”。

  1999年到中大工作后,他跑遍全省各地的稀土矿,还到企业建工作室、探望学生,目的就是把最新研究成果迅速得到转化。

  王静说:“如今项目正在顺利推进,但苏先生走了。我们希望尽快完成项目,完成先生遗愿。”

  为降低患者费用对接医院研发器材

  ■人物介绍

?

  苏锵是中国稀土研究的开拓者之一,先后在国内外刊物发表论文450余篇,出版学术专著《稀土化学》、院士科普书系科普读物《稀土元素??您身边的大家族》等,授权美国和中国发明专利数十项,曾获全国科学大会奖(集体奖)、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奖二等奖、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等重要奖项,2010年被中国科学技术协会授予“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”称号。

  在庆祝苏锵、任玉芳教授八十华诞时,张洪杰说,在从事科研的同时,苏先生对人才培养倾注了极大的心血。近30年他始终得到苏先生的谆谆教诲和精心指导,永远忘不了苏先生所倾注的心血和付出的艰辛,以及在育人中所体现出来的渊博知识、深厚底蕴和人格魅力。

  “苏先生谦虚平和,淡泊名利!”回忆起中国科学院院士、中山大学教授苏锵的往事,中大化学学院教授、苏锵的学生王静多次眼泛泪花。2月17日凌晨,中国科学院院士、著名无机化学家、中山大学教授苏锵因病医治无效在广州逝世,享年86岁。

  “工作早期与稀土的邂逅,让苏先生沉迷其中,从石油专业转向稀土研究。”王静回忆,苏先生生前曾说,他一生有两次“恋爱”,一次是遇见妻子任玉芳,从此厮守一生;另一次是从事稀土研究工作,从此钟情一辈子。